雖然狼狽‧但我依然繼續前進

alt

沉默並不代表無話可說,沉默並不代表可以接受任何人莫須有恣意的傷害。
這兩天熱心的網友告訴我,關於柴山浪犬收容標案一事,似乎有人刻意針對……
近日協會連續處理兩起繁殖場案件,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虐待與救援,及市區保育場遭到拆除的工程…一件兩件如大石般落下的沉重壓力,已經讓人喘不上氣……

 

有甚麼事情,為什麼不能當面說清楚問明白?為什麼還要透過誰聽誰還是在網路上語帶諷刺地捲起風浪???

柴山的浪犬問題嚴重,大多是因為棄犬問題造成…然而整個山頭範圍有多大,別說虐待受傷等案件救援不易,光是TNR的實施就相當困難。

自始至終,柴山的計畫協會不是出錢又出力?但浪浪的苦難並不局限在那座山頭呀!一個協會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若將所有的精力與資源全數投入柴山,那其他的孩子怎麼辦?任其哭泣痛苦直到生命結束??

與中山大學的糾紛協會一肩扛下,與壽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交涉協會更花了不少時間,這些辛苦有需要攤開來跟大家邀功嗎?只要是對的事情,做就對了,何必告知天下?

柴山上的天使完成結紮後必須植入晶片,沒有人願意承擔責任,只有身為協會理事長的我攬下。
與壽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溝通協商後決定移除山上的浪浪天使,但協會希望能先捕捉尚未完成絕育的天使,更強烈要求未來移除的浪浪們能到一個可以妥善照顧牠們終生的天堂。

我們要給這些孩子希望,而非將牠們送到終生的集中營。

完成絕育的天使都已經在協會的評估下植入我王小華的名字並回歸適合的地點,我實在不希望這些孩子到最後只能在集中營裡度過一生……就現實面來說,先捕捉未絕育的孩子讓牠們盡早送醫不是更好嗎?180個名額說實在真的不多,我希望機會是能平均分給柴山上的生命,而不是重複在某些特定的天使身上……山林裡角落裡還有許多的孩子在哭泣,難道看不見嗎?聽不到嗎?

由於理念的相行漸遠,最終協會只好放棄這個收容柴山天使的計畫。但這並不表示協會不再關心這些孩子~

我這樣的決定有錯嗎?
我這樣的堅持有錯嗎?

15年來動保路上的風風雨雨,我甘願做甘願受…被告被罵甚至受到威脅恐嚇,即使狼狽,我也不曾退縮……

這一次被曾經懷著提攜動保後進的希望和信任而遭受背叛傷害,我相當痛心……
停下腳步…我已經不敢再往前進……

哭腫了眼…哭啞了聲音…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好要讓人如此傷害協會?

今天接到了長期資助流浪動物的楊先生來電,他告訴我…認識我15年了,很清楚我的為人,因為自己也是柴山計畫的資助者,所以了解來龍去脈~
“那個人”還沒離開協會的時候就已經來去找過楊先生,但楊先生並不願意理會,更不想了解其離去的原因。

我很欣慰!我對我所做的一切問心無愧,也因如此,才能獲得支持與見諒~
也許我不是個好脾氣的人,但我所做所說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為了毛孩子!!!

剛剛還被辦公室裡的志工笑我是愛哭鬼……是呀!連日來的壓力加上無情的打擊,我真的好累……如果哭一哭可以好過一點,希望你們可以放縱我一次!

收起眼淚…你們還會在我身邊嗎?
接下來的風浪…你們還會為我加油嗎?

我是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理事長  王小華   謝謝一路以來在我身邊的大家,我會振作起來,即使悲痛狼狽,我還是會堅強……為了比我生命還要重要的天使們,我無怨無悔~~~

 

【緊急公告】

協會配合的米商換了唷!
價格更便宜!30公斤白米一包900元。

認購白米請直接電洽金農碾米工廠陳先生0982819699

銀行代號: 007 (第一銀行-西螺分行)
帳號: 532-10-087621
戶名: 金農碾米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