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累了 還是得堅持下去

alt

我  王小華

在動保這條路上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流了多少血…
從來不會奢求任何人記得我做過些甚麼,只希望我做的能獲得大家的支持與力量…
和大家一樣,從一開始捨不得毛孩子在街頭流浪覓食,而四處張羅餵食…

 到發現毛孩子墮入不斷生產繁殖可怕漩渦的悲劇,才開始與其他愛心媽媽團結起來,成立社團法人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

協會成立15年了!十五年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因為我知道自己堅持的是對的事,我問心無愧~
 

安樂死一直是愛狗人士的痛……現下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安樂死無法廢除實屬無奈,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得盡可能地監督,即便最後一就是死亡這條路,至少生命的最後沒有恐懼…至少生命的最後仍能保有生命的尊嚴……
 

這幾天,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句話深深重擊了我長久以來強韌的心……

『安樂死的狗是王小華挑選的』

這無中生有的一句話,讓我瞬間擁有的不是氣憤,而是無法控制的滿面淚水……
 

不強求任何人記得我和協會做了多少…只希望毛孩子的生活能逐漸改善…無論是流浪的還是有主人的,都能夠獲得生命的保障……然…這麼一句話挑起的漣漪卻讓肯定我的人懷疑…讓觀望協會的人誤解…
 

高雄市收容所從十多年前的濫捕濫殺,到我和協會團隊一直堅持監督下已經改善許多,雖然仍有許多的不足,但只要動保處願意與我保持溝通的橋樑,一切都還是有希望的!
 

我不喜歡去收容所…因為我痛恨自己的能力不足……
我不能不去收容所…因為我不願意牠們連一點點的機會都沒有……
 

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進行令人頭疼的交涉協調,終於讓高雄市動保處願意提供死亡名單…其實他們可以不給…他們依然可以依照自己的步調執行安樂死,但動保處感念參與動保的志士越來越多,他們也願意藉由協會的協調配合透露名單。
 

說好了每週一我可以拿到名單
說好了每周二開放排入安樂死名單的狗兒可以開放認領
說好了每周三安樂死執行業務除了協會監督外任何人不得打擾
雖然殘酷…但這卻是我認為就我現在就協會現在的能力上,能做的……
 

我承認有時我很衝動…但我會告訴自己不能失去該有的理智……雖然悲憤,但動保絕對不是無理取鬧!
 

昨日的公聽會,我沉痛地質疑動保處燕巢收容所的管理問題……
檯面上,我該做的該說的能做的能說的,我不逃避!
檯面下,我的努力我的奮鬥我的所作所為並不需要掛在嘴邊讓大家覺得我有多辛苦多偉大……
 

因為…我並不是…我並沒有…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愛狗人士…我只是將認為對的事化為行動…我只是王小華……
 

網路世界遼闊的令人無法想像…誰又知道螢幕後政在敲擊鍵盤的人又是甚麼心思?
許多人會指責…我為什麼不能將每周安樂死名單裡的孩子全數帶走……
但試問…協會還需要救援嗎?醫療不用錢嗎?收容不用空間嗎?照顧不用人力嗎?
 

不願去想自己到底犧牲了多少歲月在動保路上與荊棘纏鬥……渾身的傷痕累累總在毛孩子滿足幸福的模樣下逐漸撫平……
我也好想休息…我也好想和大家一樣開心討論著逛街的心得與輕鬆悠閒的午後…但我不能……
 

隨著歲月的流逝,協會在種種不得已的情況下收容越來越多…包袱責任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沉重……
 

很徬徨…我還能堅持多久?
 

很多事情…有感而發……
感謝所有願意聽我說話吐苦水的網友~是你們讓我有力氣拭去臉上的淚水……
感謝所有曾經打擊過我傷害過我的人~是你們讓我認清自己不能倒下……
 

一棵樹…能夠享受陽光也得經得起風吹雨打……
我 王小華和協會團隊們,只要還有力氣,絕不會讓守護毛孩子的這棵樹倒下,守護落難天使的羽翼問心無愧,雖然很累很痛很狼狽,但我願意繼續下去,直到動保路上不再需要我……王小華
 



要出發了!剛剛我才接到田寮那裡繁殖場棄養的毛孩子再度出現,放下手上待審核的柴柴軍團認養資料,我得趕緊衝到現場…..天快黑了…今天若沒能順利將那幾個苦撐到現在的孩子帶回,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

不要說辛苦我了!因為這是我甘願做的!
我要說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才能勇往直前!